厦门新增众创空间聚焦两岸和“一带一路”

植物大全植物网

2019年01月24日 01:05

字体:标准

  昨日,在北碚状元碑某小区,记者见到了余婆婆及其家人。

  余婆婆和老伴在七八年前办了这张银行卡,并且一直只有这张卡,也没有开通网银。两人的退休工资平时都是用存单的形式存定期,每次存完后余婆婆还要找工作人员确认。

  6月28日,余婆婆老伴病重,住进了沙坪坝区的重庆肿瘤医院。医生通过彻查,要求其次日转到歌乐山重庆胸科医院诊治。

  6月29日,余婆婆担心携带大额现金不方便,也怕从北碚去歌乐山的途中出意外,就将夫妇俩退休十多年省下来的5万元,在这家银行北碚区城南分理处的人工柜台存进了这张银行卡上。出于习惯,也因为这笔钱重要,余婆婆还跟工作人员确认了一下。

  6月30日凌晨,余婆婆从北碚赶往沙坪坝,在肿瘤医院给老伴办完出院手续,便马不停蹄地赶往歌乐山。当天下午两点,医院开始挂号缴费,余婆婆拿着银行卡缴费时,却被告知卡里只有几百元。余婆婆当时急得差点昏过去:前一天下午才存进去5万元,怎么就没有了呢?好在子女带有现金,才解了急。

  当晚回到北碚,余婆婆的儿媳立即去柜员机上查询,发现5万元钱,在6月30日上午被转成了“7日理财产品”。

  余婆婆称,自己存钱时跟工作人员确认过:这笔钱可以在次日取出。其间,也没有收到任何信息和提醒,钱就被拿去买理财产品了。

  7月1日,余婆婆与家人一起到银行找到大堂经理。过了一会儿,5万元被退回到余婆婆的账户上。

  第二次被转

  退回的钱又被买了理财产品

  昨日下午,记者陪同余婆婆一家人,来到这家银行北碚区城南分理处。

  在找相关负责人理论前,余婆婆家人再次在ATM机上查询了下这张卡的余额。大家惊讶地发现:这笔五万多元的存款又被转走了,卡上又只剩下了三百多块钱!

  “咋回事?我们都懵了!”手里捏着之前的明细,余婆婆一家人完全摸不着头脑。

  争议

  余婆婆:没有,电话号码也不正确 银行:并无过错,已将资料交银监

  在银行接待室里,工作人员解释称:钱还在,是在另外一款理财产品里,是“之前未及时关闭的理财产品项目”。此外,工作人员还拿出了一叠资料,均为复印件,里面有该银行卡交易的明细,还有《证券与账户贵金属卖出委托单》三张、《个人客户现金管理信息回执》二页,还有一个名为《个人客户现金管理须知》共计三页。

  工作人员称,这些资料都是在系统里查询到的,余婆婆签这些协议是在去年的5月27日,距今一年多。但余婆婆及家人均对此表示否认,余婆婆说:“我从来没签过这些字!”家人则表示需要原件,要对余婆婆的签字作笔迹鉴定。

  对于此前已经取消理财产品交易,现在“又冒出了一款新的理财产品”,而且未尽告知义务,工作人员称:柜台的权限也查不到这些内容,所以没有告知也不足为奇。

  工作人员一直称,余婆婆是自愿购买了某种“基金管理”项目,所以银行的所有款项转移都是合理的,“而且转移到余婆婆的账户下,收益是她得,收益是活期利息的3倍呢!”

  但余婆婆及其家人表示对此毫不知情,而且称上面的签字都不是余婆婆签的,并且所留电话也不是余婆婆的电话。现场一时僵持不下。最终,余婆婆一家人表示把这笔五万多元钱取出,销户,但对此事保留上诉权利,将追究到底。

  银行则认为,余婆婆确实签了协议,自己至多是在此项目的宣传上不够力度,所以才会引起这样的恐慌,从法律上说,银行方面并没有过错,并表示已经将相关资料交给银监部门,欢迎有关部门予以督察。

  (应当事人要求,文中人物系化名)

  本报记者 张旭 实习生 彭鑫

  中新网7月4日电 据台湾“东森新闻”消息,造型师滨小步指控多年前被艺人秦伟“半骗半强迫”逼迫发生性行为,这几天陆续在网上公开其他受害者传来的私讯,风波愈演愈烈。男方却神隐数日,原订要出席的活动也临时取消。她4日一早又透露受害者疑似有未成年,再度引发热议。

  滨小步近来饱受外界质疑,2日透过网上直播时一度声泪俱下。心情平复后,她再次打起精神将快100封的信件看完,没想到竟然收到一封令人相当火大的私讯;该名爆料者表示自己和秦伟是在同一个教会,直指教会只是男方“一片大森林中的猎物”,坦承身边有很多朋友受害,“我们教会我知道的就有4个,还有肚子大了拿掉。”并帮她加油打气,就算很多人不相信她也没有关系,认为一个女生承认自己被侵犯过需要很大的勇气、也需要舍弃不少事物。

  此外,滨小步也透露还有更夸张的事,就是受害者至少有10位是未成年,“还有当时14岁的!一样让她们觉得自愿!”让她因此感到很愤怒,表示已经要去报案,但是更详细的内容目前还没有办法透露,最后更愤慨直呼“他(秦伟)连当男人资格都没有”。

  央广网北京7月4日消息(记者沈静文 焦莹 郭淼)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截至7月3日统计,全国已有26省(区、市)1192县遭受洪涝灾害,农作物受灾面积2942千公顷,受灾人口3282万人,紧急转移148万人,因灾死亡186人、失踪45人,倒塌房屋5.6万间,直接经济损失约506亿元。

  据国家防汛抗旱总指挥部3日通报,受近期强降雨影响,湖北、安徽、河南、江苏、浙江等省有91条河流发生超警戒水位洪水,28条河流发生超保证水位洪水,防汛形势严峻。

  目前,长江中下游沿江地区及江淮、西南东部等地正经历入汛以来最强降雨过程,部分地区洪涝灾害严重。国家防办新闻发言人张家团介绍,受前期高水位叠加影响,长江、淮河和太湖水位快速上涨。3日3时,长江下游干流大通站水位超警,长江今年第2号洪水形成。7月3日8时,太湖水位涨到4.61米,高于警戒水位0.81米;江苏的无锡、坊前等11站超历史,其中大运河苏州站2日的10最高水位超保0.60米,列1977以来第一位。

  张家团表示,今年第1号台风“尼伯特”已于3日上午8点生成,福建北部、浙江、上海、江苏南部沿海将出现较强降雨和大风天气过程。未来几天,长江中下游将全线超警。长江中下游干流莲花塘至大通江段及洞庭湖、鄱阳湖水位3—5日将全线超警;太湖水位超过保证水位4.65米;未来4到5天,淮河也可能发生超警洪水。当前从全国来看,防汛形势还是比较严峻的。

  中央气象台昨天继续发布暴雨橙色预警:预计在未来两天,江淮、江汉等地区的暴雨天气还将持续,湖北东部、江苏、安徽两省沿江地区,以及湖南东北部的雨势依旧猛烈。山区需特别加强山洪和地质灾害的防范,加强地质灾害隐患点和上游洪水的监测预警,及时转移危险地带的人员。为什么此次降雨强度如此之大,影响范围如此之广?

  中央气象台首席预报员张涛解释:“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副热带高压比较强并稳定维持,从孟加拉湾来的南亚季风和南海上来的南海季风,汇合向北输送,输送到副热带高压外围,也就是长江中下游一带,北方弱冷空气南下,基本上冷暖空气交汇在长江中下游这一带。在这样的一个背景下,降水就比较稳定、比较强。”

  受连续强降雨影响,我国多条铁路公路干线发生洪水断道,造成数十趟列车晚点或停运。

  受水害影响,7月3号,江苏、江西、安徽境内的多条国道、省道发生道路崩塌,造成交通中断。交通运输部路网中心路况观察员赵亮介绍,江苏境内S123宁高线南京市孔镇公社附近因积水严重现场车辆无法通行,车辆可从宁洛高速和当地县道绕行;在江苏境内S240金宜线无锡市官林段44K+600M-900M宜兴方向因暴雨积水严重,上行车道封闭,借道下行车道通行;江苏境内同样受到积水严重影响的还有S241大广线常州市金坛大浦港桥段因积水严重,交通中断,上述路段预计7月4号恢复正常通行。江西境内S37九江绕城高速九江市星子北往温泉段发生崩塌,公路部门正在努力抢修中,因为塌方量较大,恢复正常通行时间待定。安徽境内的G206烟汕线六安市舒城县桃溪桥至双丰村段是发生洪水,现场交通中断,合肥往舒城、安庆方向车辆请绕行合安高速,预计7月5号恢复正常通行。

  此外,京九、成渝、川黔等多条铁路线一度中断运行,导致多趟列车晚点或停运。预计7月3号到4号,厦门到北京西、福州到西安以及途经南宁、武汉等铁路局管内的近50趟列车停运,车站已启动防洪应急预案。

  市民在广场上戏水。

  连日暴雨导致无锡蠡湖水位攀升,大水淹没了万象城的沿湖广场,形成了一个大面积的水池,不少市民带着孩子前来戏水,这可忙坏了维持秩序的安保人员。

  记者昨天下午冒雨前往蠡湖边的万象城。这里人气丝毫不受大雨的影响,相反更旺了。这还得感谢暴雨形成的一片“海景”。记者站在湖边的石阶上,一眼望去,原本的沿湖步道已经找不到踪迹,变成了一片汪洋,与蠡湖水融为了一体。孩子们光着脚丫就在水中嬉戏起来,玩水枪的,追逐嬉闹的,甚至一些家长也都卷起了裤脚下水和孩子一起玩。此时,两三名安保人员拿着扩音器在提醒:“水下有电线、有景观灯,请不要下水!”

  “难得的大水,孩子没见过啊。”王女士一边拉着孩子上岸,一边遗憾地对安保人员解释。沿湖广场其中的“LOVE”广场也被淹没,网友戏称这是“爱如潮水”。

  万象城一位负责人表示,水没有办法排出,只能拉起警戒线并展开多频次的巡查,确保游客的安全。他也再次提醒市民,汛期要远离水面,特别是家长不要带着孩子在湖边扎堆玩水。

  记者沿着无锡大剧院蠡湖水岸边步行一圈发现,这里即便拉起了警戒线,也阻挡不了大家亲水的热情,有市民在捉鱼,有在背对水面集体自拍,还有让幼儿在水中玩水的。而此时,大剧院沿岸的水位已经直逼岸边,原来湖岸边高高耸立的照明灯只露出个灯罩。

  就在记者离开时,雨依旧在下着,一名男子岸边玩水时脚下一滑摔了一跤,大声尖叫,幸好没有大碍。

  扬子晚报全媒体记者 刘梦雪 文/摄

  育婴师、二手车鉴定评估师、公共营养师……近几年,市场需求不断升级,新职业层出不穷。严峻的就业形势,也给职业培训市场添了一把火。

  据业内人士估算,去年我国职业培训市场总体规模约为1000亿元,至2020年有望达到4000亿元。职业培训市场巨大,但繁荣的背后暗藏隐忧:培训机构质量良莠不齐、虚假广告泛滥、培训人员鱼龙混杂……近日,记者走访了多家培训机构了解相关情况。

  “市场什么职业最热,相关的培训班便会闻风而动”

  ——培训“蛋糕”巨大,线上线下市场红火

  毕业季来临,很多高校毕业生忙着寻找满意的工作,其中不少人手上拿着几本证明自己能力的证书。

  “大学四年,除了普通话等级证、英语四六级证书,我还获得了人力资源管理师证。 ”安徽大学毕业生小孔告诉记者,在她的朋友中,找工作时拿着四五本证书的不在少数,“其中有些资格认定可以自学考试,有些需要报培训班,才能确保拿到证书。 ”

  人力资源管理师、育婴师、二手车鉴定评估师……职业培训市场上,形形色色的资格证书让人眼花缭乱。那么,市场“蛋糕”到底有多大?

  据《2015~2020年中国职业教育市场调查及投资评估报告》显示,近一半的职场白领表示因工作瓶颈参加职业教育培训,期望通过再学习充实自己,且每年在职业培训方面投入8000元以上的占比17%,投入5000元至8000元的达28%,比2013年均有小幅下降,职业教育市场的扩大促进了相关资费的下降。

  6月26日,在合肥市蜀山区天智路同创科技园内,十几名学员正在教室内学习二手车相关知识。“二手车交易市场越来越好,但是二手车评估人才不够,因此这项职业培训最近很红火。 ”工作人员介绍道。

  除了二手车评估师,育婴师也颇受欢迎。 6月29日,在合肥市长江中路一家职业培训机构,育婴师培训1500元起。“现在每期培训班都能达到50多人。不少80后、90后,没有时间自己带孩子,又不放心给老人带,因此,专业育婴师的需求量越来越多。 ”

  线下职业培训红火,线上培训也风生水起。 “育婴师培训最低价388元,你可以通过电脑或者手机,直接下载视频学习,随时随地,很方便。 ”线上一家培训机构客服人员表示,“最近,育婴师培训我们招了好几百名学员,全国各地的都有。 ”

  “什么职业最热,相关的培训班便会闻风而动。”合肥市就业服务管理中心相关人士分析,公众对于教育的观念正逐渐发生变化,有毕业生直接进入培训机构进行学习;有大专、本科的学生在校期间进行特定课程的培训;即便是已经步入职场几年的“老人”,面对职场压力,通过培训华丽转身挑战高薪的也不在少数。

  “没有从业经验,交纳4000元报名费就能保证拿到证书”

  ——机构质量良莠不齐,从业人员鱼龙混杂

  培训市场巨大,吸引越来越多的人投身其中。然而机构质量良莠不齐、虚假广告泛滥、从业人员鱼龙混杂等现象依然严重。

  “多如牛毛! ”一位业内人士这样形容培训机构的数量。他介绍,培训公司目前人员流动率颇高,很多人在培训机构做了一段时间后,就自立门户,裂变出新的公司,直接导致了职业培训机构质量良莠不齐。

  合肥市东方天使职业培训中心黄校长也表示,只要是刚兴起的热门职业,各种各样五花八门的认证培训就会迅速跟进,这已经成为一种规律。 “培训市场鱼龙混杂,有的甚至没有专业师资力量,也会开展某些专业的相关职业培训,无非是拿着教材照本宣科。 ”

责任编辑:植物大全植物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厦门新增众创空间聚焦两岸和“一带一路”

继续阅读

热新闻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