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闽梨园百花颂” 福建戏曲界庆党建95周年

植物大全植物网

2019年02月04日 08:29

字体:标准

  3.2015年,所属外资中心将1个课题的经费收入及支出在往来科目核算,造成少计收入55.53万元,少计支出13.4万元。

  三、检查处理情况

  对上述问题,检查组已按规定出具了检查报告。对使用公用经费等列支人员经费问题,要求严格按预算法及相关规定执行,同时商财政部解决人员经费不足问题;对应缴财政款项未及时上缴国库问题,要求今后严格按照规定执行;对历年代垫物业供暖费未收回的问题,要求进行专项清查,对未收回的欠费作挂账处理并进行催缴;对少计收入和支出问题,要求调整相应科目,今后严格按照规定执行。

  四、检查发现问题的整改情况

  对检查发现的问题,审计署正在积极组织整改。办公厅已将应缴财政款项17.42万元上缴国库,已研究提出对未收回历年代垫物业管理费的处置意见。具体整改结果由审计署向社会公告。

  中新网6月29日电 据审计署网站消息,29日,审计署审计长刘家义表示,2015年,财政部、发展改革委等部门在预算安排统筹协调还不到位,转移支付制度亟待完善,财政管理绩效还需进一步提高。

  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一次会议6月27日至7月2日在北京举行。6月29日,审计署审计长刘家义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报告2015年度中央预算执行和其他财政收支的审计情况。

  刘家义介绍,审计署重点审计了预算分配和管理、资金安全和绩效、财政政策实施和财税改革推进情况。2015年,财政部、发展改革委等部门认真组织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加大财政资金统筹使用力度,创新投融资体制,加快预算执行进度,预算和投资管理进一步规范。审计发现的主要问题有以下几点:

  ——预算安排统筹协调还不到位。

  一是预算分配与项目确定衔接不够,有些项目确定滞后。近年一般公共预算年初细化比例不断提高,但2015年中央本级项目支出和专项转移支付分别有2052.75亿元(占13%)、6778.3亿元(占38%),年初仍未落实到部门或地区;中央预算内投资年初细化到地区的比例也有待提高。预算执行中,有120.61亿元预算下达时项目尚未确定或不具备实施条件,影响资金及时使用,其中追加3个部门的10.2亿元至年底全部结存;支持900个传统村落保护的27亿元于2015年4月下达30个省,当年仅确定491个村落(占55%)。

  二是预算分配与专项规划衔接不够,有些专项规划之间也缺乏统筹协调。抽查18个省实施重点流域水污染防治“十二五”规划情况发现,地方在具体确定项目时,9个省纳入规划的1684个项目(占44%)未得到中央补助,而7个省不属于规划范围的2135个项目(相当于其规划项目数的63%)获得了补助。有些预算依据多个规划分配资金,这些规划目标要求不尽一致,不利于项目有序推进,如中央财政9个专项安排有高标准农田建设相关补助,预算分配依据的规划中仅全国性规划就有4个。

  三是预算分配与制度规定衔接不够,有的专项没有管理办法或相关规定不够明确。发展改革委分配85个补助地方投资专项时,有32个依据管理办法,33个依据专项规划,8个依据实施方案,其他的依据内部签报、通知等;财政部分配的农村义务教育薄弱学校改造等3个专项的管理办法仅有原则性规定,实际分配时一事一议。有的制度执行不严格,发展改革委在地市级文化设施建设等3个投资专项中,超范围、超申请、超标准等安排补助7848万元。

  四是几本预算划分不够清晰,对有些项目交叉安排支出。其中:对3个部门的53个项目,政府性基金预算和一般公共预算分别安排268.06亿元、29.46亿元;对电信普遍服务、未成年人校外活动场所改造2个事项,政府性基金预算、一般公共预算分别安排54.19亿元和3.8亿元。

  ——转移支付制度亟待完善。

  一是部分一般性转移支付仍有指定用途。2015年对地方转移支付中,一般性转移支付占57%,比上年下降2个百分点,其中1.35万亿元有指定用途,地方实际可统筹的仅占52%,特别是均衡性转移支付中有25%也指定了用途。财政部应加快推进转移支付改革,防止一般性转移支付“专项化”。

  二是专项转移支付多头管理状况还需加大力度改进。有52项专项转移支付实际又分解为301个具体事项,大多仍按原事项渠道、原管理办法分配。抽查的农业综合开发专项实际分解成13个具体事项,其中3个由财政部分配,10个由财政部分别会同其他5个部门分配;引导地方科技发展专项整合了财政部两个司分配的2个专项,实际仍由这两个司按原有的两个管理办法分别分配。

  三是专项转移支付管理薄弱。主要是分配环节多、管理链条长,“小、散、乱”状况长期得不到改变。抽查发展改革委向25个省安排的5806个乡镇卫生院周转宿舍建设专项补助中,单个项目仅5万元;抽查中央投资补助的41个项目中,有13个用虚假资料、违规多头申报等获得补助8637万元;抽查对69个县的农林水事务补助中,有13.83亿元(占5%)被骗取、侵占或损失浪费,如湖南省澧县一家保险公司与29个乡镇政府串通,通过虚假投保、虚假报案、虚假理赔,在2013年至2015年间骗取种植业保险保费补贴4061.03万元,乡镇政府通过“返还”获利1673.25万元。

  ——财政管理绩效还需进一步提高。

  一是有的预算安排未充分考虑结转结余。财政部对连续2年执行率低于60%的可再生能源发展等3个项目继续代编预算10.06亿元,年底结转8.89亿元(占88%);在国税系统管理等5个项目上年结转1.42亿元的情况下,又安排预算1.31亿元,年底结转增至1.96亿元。

  二是部分预算执行进度慢。一般公共预算、政府性基金预算、国有资本经营预算安排的转移支付中,分别有2934.7亿元(占6%)、959.01亿元(占71%)、124.3亿元(占100%)未按规定时限下达。有的项目推进迟缓使大量资金结转,中央文化产业发展专项补助的18个项目年底结存1.99亿元(占补助总额的83%);抽查的42个中央部门中,有6个部门和3家所属单位年底项目结转结余26.95亿元,还有1.77亿元通过以拨代支转入项目单位。

  三是部分关税和进出口环节税征缴入库不及时。由于海关、银行和国库未全面联网,实行纸质税单核销,滞压税款规模逐年增长,2015年有194.68亿元税款滞压15天以上。抽查23个关区发现,有281户企业应转为税款的保证金7.09亿元超期未转,平均超期38天,其中1070.71万元超期3个月。

  四是财政授权支付范围划分不够明细。主要是财政部将基本支出中的货物和服务类支出、项目支出中货物和服务的非政府采购支出全部划分为授权支付,不仅增加手续费支出,也不利于保障资金安全。抽查其中834.86亿元授权支付发现,给代理银行的手续费相当于直接支付方式下手续费的22倍;有68.45亿元财政资金被预算单位违规转入实有资金账户,脱离财政监管。

  中新网6月29日电 据审计署网站消息,29日,审计署审计长刘家义表示,对地方政府进行债务审计时,发现的主要问题有:部分地方发债融资未有效使用,有的地区仍违规或变相举债。抽查发现,至2015年底,浙江、四川、山东和河南等4个省通过违规担保、集资或承诺还款等方式,举债余额为153.5亿元。

  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一次会议6月27日至7月2日在北京举行。6月29日,审计署审计长刘家义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报告2015年度中央预算执行和其他财政收支的审计情况。

  刘家义介绍了地方政府债务审计情况,称重点审计了11个省本级、10个市本级和21个县。从审计情况看,有关部门和地方建立健全举债融资和风险预警机制,完善了相关制度,政府债务管理得到进一步加强。至2015年底,11个省本级政府债务余额8202亿元,或有债务余额10970亿元。

  刘家义表示,审计发现的主要问题有两个。一是部分地方发债融资未有效使用。抽查发现,至2015年底,黑龙江、山东、湖南、北京、内蒙古和广东等6个省区市发行的置换债券中,有138.4亿元(占2%)未及时使用,主要是未达成提前还款协议或偿还手续办理滞后等所致;湖南、山东、河南和广东等4个省使用的置换债券融资中,有112.57亿元(占2%)未按规定的优先顺序偿债;内蒙古、浙江和湖南等3个省区新增债券融资中,有24.23亿元(占4%)因项目未落实等尚未使用。

  二是有的地区仍违规或变相举债。抽查发现,至2015年底,浙江、四川、山东和河南等4个省通过违规担保、集资或承诺还款等方式,举债余额为153.5亿元。有的地方出现一些隐性债务,内蒙古、山东、湖南和河南等4个省区在委托代建项目中,约定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支付建设资金,涉及融资175.65亿元;浙江、河南、湖南和黑龙江等4个省在基础设施建设筹集的235.94亿元资金中,不同程度存在政府对社会资本兜底回购、固化收益等承诺。

  刘家义表示,对上述问题,有关部门正在研究强化债务管理,相关地方正在积极整改。

  中新网6月29日电 据审计署网站消息,29日,审计署审计长刘家义表示,2015年有5.89万户不符合条件的城镇家庭享受保障性住房补贴6046.25万元、住房3.77万套,有19万套保障性住房因配套基础设施建设滞后等不能及时交付使用,还有6544套住房被违规销售或出租经营等。

  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一次会议6月27日至7月2日在北京举行。6月29日,审计署审计长刘家义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报告2015年度中央预算执行和其他财政收支的审计情况。

  刘家义介绍了保障性安居工程跟踪审计情况,称从全国审计情况看,2015年,各级财政对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和农村危房改造的投入分别比上年增长17%、40.6%;享受住房保障待遇家庭和完成改造农村危房户数分别增长17%、62%,有效改善了城乡居民居住条件。

  刘家义表示,审计发现的主要问题有三个方面。一是有关政策落实不到位。补助和待遇分配方面,有4.85万户非贫困或已享受补助家庭获得农村危房改造补助4.24亿元;有5.89万户不符合条件的城镇家庭享受保障性住房补贴6046.25万元、住房3.77万套。财税金融支持政策方面,有891个项目未按规定享受税费减免22.49亿元;棚改贷款等融资有258亿元被加收中间费用或未享受优惠利率。此外,审批绿色通道政策执行不到位,加之监管不严格,1339个市县有4287个项目(占抽查项目的29%)存在未批先建、非法占地、未依法招投标等问题。

  二是有140多个单位和180多户补偿对象骗取套取财政资金。其中:41个基层经办机构和一些村镇干部以虚报冒领、截留克扣或收取“保证金”等方式骗取侵占农村危房改造补助1448.38万元;184户家庭和3个单位通过编造产权资料等骗取征地拆迁补偿9617.88万元;102个单位采取多报户数、重复申报、编造农户花名册等套取财政资金4.55亿元。

  三是有866个市县存在资金闲置或住房利用不充分等问题。审计发现,至2015年底,有748个市县结存结转专项资金共计603.55亿元(相当于其当年投入的3%),其中478.6亿元闲置逾1年;有19万套保障性住房因配套基础设施建设滞后等不能及时交付使用,还有6544套住房被违规销售或出租经营等。

  刘家义表示,审计指出问题后,有关地方已统筹使用资金9.33亿元、追回1.18亿元,退还多收税费1.06亿元,取消或调整保障对象资格1.5万户,清理收回和分配使用住房7231套,处理352人。

  中新网6月29日电 据审计署网站消息,29日,审计署审计长刘家义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报告2015年度中央预算执行和其他财政收支的审计情况。关于中央企业审计情况,审计发现,10户企业资产、收入和利润不实分别为64.06亿元、585.82亿元和71.96亿元;工程建设、物资采购和投资中不规范问题涉及808.76亿元,造成损失浪费等20.84亿元。针对审计发现的主要问题,10户企业已追回资金27.43亿元,建立健全规章制度609项,处理453人次。

  刘家义介绍,审计署主要审计了中国石化、南航集团、中铝公司等10户中央企业,并抽查了中央企业部分境外业务管理情况。这些企业不断完善制度、加强管理、开拓市场,资产和收入规模持续增长。审计发现的主要问题:

  (一)企业经营成果不实,有的存在违反廉洁从业规定问题。审计发现,10户企业资产、收入和利润不实分别为64.06亿元、585.82亿元和71.96亿元;工程建设、物资采购和投资中不规范问题涉及808.76亿元,造成损失浪费等20.84亿元。中央八项规定出台后,中国电子、中国海油、港中旅集团等7户企业所属的8家单位违规发放津补贴等591.23万元,涉及64名单位领导班子成员;10户企业所属的70家单位存在违规购建楼堂馆所、超标准办会购车、公款旅游、打高尔夫球等问题涉及11.16亿元。

  (二)对企业追责问责制度机制不健全,违规决策等问题较为突出。对近年审计发现的企业失职渎职、违反相关政策规定和“三重一大”决策制度等造成损失问题,监管部门履行督促整改、追责问责、报告公告等职责不到位,也未明确企业重大损失确认和追责问责标准,主要依靠企业自行追责问责,造成约束薄弱,使一些问题屡审屡犯甚至积聚。此次审计抽查10户企业的284项重大经济决策中,有51项存在违规决策、违反程序决策、决策不当等问题,造成损失浪费等126.82亿元;发现47起重大违纪违法问题线索涉及295.02亿元,其中16起涉及金额均超过亿元,94名责任人员中有26名为企业负责人。

  (三)企业境外业务管理薄弱。抽查的93项境外业务中,有62项(占67%)不同程度存在论证不充分、未按程序报批,以及对关键岗位人员监管和佣金支付等关键业务环节管控薄弱问题,其中的10起重大违纪违法问题线索,造成国有权益损失风险142.7亿元。

  2016年6月29日,审计署公告了40个县财政扶贫资金审计结果。围绕此次审计相关情况,记者采访了审计署农业审计司负责人。

  1、问:审计署开展此次财政扶贫资金审计的背景是什么?是如何组织实施的?

  答: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从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奋斗目标出发,明确到2020年我国现行标准下农村贫困人口实现脱贫,贫困县全部摘帽,解决区域性整体贫困。扶贫资金是贫困群众的“救命钱”、“保命钱”和减贫脱贫的“助推剂”,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要加强扶贫资金阳光化管理,加强审计监管,集中整治和查处扶贫领域的职务犯罪,对挤占挪用、层层截留、虚报冒领、挥霍浪费扶贫资金的,要从严惩处。李克强总理强调,要严格资金监督管理,严惩违法违规行为,抓紧健全制度安排,确保扶贫资金在阳光下运行、真正用在扶贫开发上。

  审计署高度重视扶贫审计工作,认真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扶贫开发决策部署,坚持把推动扶贫开发、打赢脱贫攻坚战作为重大政治任务,紧紧围绕精准扶贫、精准脱贫基本方略,通过安排多层次、多形式的审计项目,突出重点单位、重点项目和资金使用的关键环节,不断加强扶贫审计监督。

  为促进中央扶贫开发工作会议精神的贯彻落实,2016年2月至4月,审计署组织对河北等17个省、直辖市(以下统称省)的40个县、区(以下统称县,其中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26个)2013年至2015年财政扶贫资金管理使用情况进行了审计,重点事项延伸审计了其他有关市县和单位,必要时追溯到以前年度,并检查了有关主管部门履行扶贫相关资金分配管理职责的情况。审计共抽查40个县2013年至2015年的扶贫资金50.13亿元,占上述地方同期财政扶贫资金投入的45.58%,涉及364个乡镇、1794个行政村和3046个项目。针对扶贫资金和项目小、散的情况,审计人员沿着资金分配、管理、使用的各个环节,深入贫困村、走访贫困户、查看扶贫项目现场,严谨细致地开展审计工作,圆满完成了审计任务。

  2、问:这次审计重点关注了哪些方面的内容?

  答:这次财政扶贫资金审计的重点主要为以下三个方面:一是突出管理,核查财政扶贫资金管理分散、资金闲置的情况。重点揭示扶贫资金小而散、“碎片化”、资金长期闲置等问题。二是突出安全,核查财政扶贫资金的分配管理使用情况。重点查处扶贫资金分配和项目安排过程中主管部门和工作人员优亲厚友、超范围超标准、违规收费、贪污受贿等问题,以及虚报冒领、骗取套取扶贫资金,违规将扶贫资金用于“形象工程”、“政绩工程”、楼堂馆所、奖金福利、挥霍浪费等重大违法违规和危害财政扶贫资金安全、损害贫困对象利益的问题。三是突出绩效,核查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的绩效情况。重点揭示扶贫项目实施中重大损失浪费、重大决策失误,严重影响扶贫效果等问题。

  3、问:这次审计发现了哪些突出问题?

  答:从审计情况看,各级党委政府高度重视脱贫攻坚工作,认真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坚持精准扶贫、精准脱贫基本方略。各级财政不断加大扶贫开发投入力度,扶贫资金使用更加有效,监管力度不断加大,扶贫项目有序实施。

  但此次审计也发现了财政扶贫资金在分配管理使用中还存在一些突出问题:一是由于投入渠道分散、统筹整合还不到位等原因,部分扶贫资金长时间闲置;二是一些基层扶贫资金监管比较薄弱,部分扶贫资金被骗取套取或违规使用;三是一些单位在扶贫开发工作中违规获取收入用于弥补经费等;四是部分扶贫项目无法实现预期扶贫效果或形成损失浪费;五是有的扶贫资金分配尚未与建档立卡贫困人口数据有效衔接,具体扶贫项目实施中有的地方也未严格按规定条件筛选扶贫对象;六是部分扶贫项目未按规定履行政府采购程序、违规转包分包、验收不及时不严格、扶贫资金在个人账户存放等。审计发现的问题,已依法出具审计报告,提出处理意见。审计发现的相关涉嫌违法违纪问题线索,已经或正在依法移送有关部门进一步调查处理。

  4、问:财政扶贫资金管理使用中存在上述问题的主要原因是什么?

  答:财政扶贫资金管理使用中产生这些问题,原因是多方面的,既有制度层面的原因也有管理层面的原因,一些问题的发生有客观的因素,涉及多部门协调配合和制度的修订,相关制度的健全和体制的完善需要有一个深化的过程。总体上看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的原因:一是扶贫资金投入渠道较为分散,统筹管理不够,各环节缺乏有效沟通,对申报资料失实情况,缺乏有效的甄别和问责追责机制,为一些单位和个人动“歪脑筋”、打扶贫资金的主意提供了便利。二是扶贫资金的监管存在薄弱环节。从实际情况看,扶贫资金的管理部门多、资金链条长、涉及面广,一些问题主要向基层下沉。而对扶贫资金的监管,尤其是基层监管力量还比较薄弱,监管力量不足、合力不够。三是社会监督还未落到实处。个别基层干部钻贫困群众不熟悉相关政策的空子,利用职务之便克扣、挪用、侵占扶贫资金,或在资金分配、项目管理中优亲厚友、以权谋私,社会影响恶劣,严重损害党和政府公信力。

  5、问:这次审计发现问题的整改情况怎样?

  答:对此次审计发现的问题,有关部门和单位在审计期间都积极采取措施边审边改。收到审计报告后,各地党政负责同志高度重视,对审计整改作出明确批示,要求相关部门和单位限期整改、严肃问责。抽审县大多也成立了主要负责同志为组长的整改工作组,以审计整改为契机,通过追缴被骗取套取或违规使用的扶贫资金、统筹盘活长期闲置资金、加快项目实施进度、加快下拨资金以及严肃问责、完善制度等方式,切实规范管理、提高绩效,推动中央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的各项政策措施落地生根。

  据初步统计,截至今年5月底,各地采取追缴资金、统筹整合、加快资金下拨等方式,已追回或盘活扶贫资金2.02亿元;以整改审计发现的问题为契机,认真研究建立长效机制,已制定或完善扶贫工作相关制度55项;积极完善扶贫项目政府采购办法,对违规转包分包行为建立黑名单制度,切实规范扶贫项目建设管理,提高扶贫资金使用绩效。对审计发现的涉嫌违法违纪问题线索,各地纪检监察部门及时介入调查,切实加强执纪问责,已有22人受到党纪政纪处分处理。审计署将继续跟踪后续整改情况,进一步督促审计发现问题整改到位。

  6、问:在“十三五”时期打赢脱贫攻坚战过程中,对如何更好的发挥审计监督作用,审计署有哪些考虑和部署?

  答:为深入贯彻落实中央扶贫开发工作会议精神和《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打赢脱贫攻坚战的决定》要求,进一步做好扶贫审计工作,促进中央精准扶贫、精准脱贫各项决策部署落到实处,近日审计署向全国审计机关印发了《关于进一步加强扶贫审计促进精准扶贫精准脱贫政策落实的意见》。

  《意见》要求,各级审计机关和广大审计干部要以强烈的政治责任感和高度的历史使命感,自觉适应新常态、践行新理念,把推动扶贫政策落实、规范扶贫资金管理、维护扶贫资金安全、提高扶贫资金绩效作为审计工作的着力点,进一步加大扶贫审计力度,更好地发挥审计在党和国家监督体系中的重要作用,保障脱贫攻坚目标如期实现。《意见》强调,各级审计机关要紧紧围绕“十三五”期间脱贫攻坚目标,牢固树立五大发展理念,扶贫审计中要切实贯彻和坚持客观求实、依法审计、鼓励创新、推动改革的工作原则,以是否符合中央决定精神和重大改革方向作为审计定性判断的标准,实事求是地揭示、分析和反映问题,做好“三个区分”,推动建立完善激励和容错纠错机制,推动完善制度和深化改革。《意见》要求各级审计机关统一思想提高认识,加强组织领导,做好统筹协调,严格审计纪律,加强督促整改,沿着政策和资金两条主线,进一步突出扶贫审计重点,统筹谋划好“十三五”时期本地区扶贫审计工作。

  同时,审计署在近日发布的《“十三五”国家审计工作发展规划》中,也对“加强扶贫审计”做出了规划和部署。《规划》明确要求,各级审计机关以促进深化改革、保障和改善基本民生、维护人民利益为目标,加大对扶贫、“三农”等民生资金和项目的审计力度,并在“十三五”时期与中央部门预算执行审计、地方财政收支审计和重大政策措实跟踪审计等审计项目统筹谋划,持续组织扶贫政策落实情况跟踪审计,重点监督检查脱贫工作责任制落实情况,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相关项目实施和资金管理使用情况,推动扶贫资金统筹整合使用,促进提高脱贫成效,在打赢脱贫攻坚战过程中充分发挥国家审计的监督和保障作用。

  中新社北京6月29日电 (记者 于立霄)中国二战劳工起诉日本三菱公司损害赔偿案又有最新进展,中国劳工及遗属29日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递交追加诉讼申请,提出追加原告48人,至此该案原告人数由69人增至117人。

责任编辑:植物大全植物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八闽梨园百花颂” 福建戏曲界庆党建95周年

继续阅读

热新闻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友情链接